曾智希 - 亚洲无线码2019_亚洲欧美制服另类国产_亚洲黄色网站_亚洲人成网站7777视频
视频一区 最新列表
国产精品强奸乱伦日韩无码中文字幕动漫精品日韩精品伦理三级欧美精品自慰系列大秀系列制服诱惑偷拍自拍
视频二区 最新列表
人妻系列 萝莉少女 处女专栏 热热精品 人与动物 教师学生 巨乳系列 颜射系列 SM重口 口交视频 3p合辑 有码视频
视频三区 最新列表
热热欧美 热热乱伦 热热偷拍 热热无码 热热重口 热热自慰 热热动漫 热热中文 热热巨乳 热热人妻 热热国产 热热直播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科学幻想 经验故事 不伦恋情 生活都市 明星偶像 玄幻仙侠 校园春色 暴力虐待
图片专区 最新列表
GIF动图 卡通漫画 高跟丝袜 露出偷窥 欧美激情 亚洲性爱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曾智希
2020-11-25 19:34:38

「失败,又是失败,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有什幺事情你们可以做成功的。」在办公室里面何立委对张立东等人计画不断失败责骂着众人,连表弟何长空一起骂进去,何立委说:「你们一直失败,鸡排妹又被盖布袋丢进猪寮,你们现在状况一次比一次惨,不但对计画没有帮助,反而让J先生等人名声越来越好,你们是要来毁掉我的是不是。」

鸡排妹说:「立委抱歉,下一次无论如何我们不会失败的。」何立委说:「你觉得我现在敢把重要事情交给你们吗?」
何长空说:「表哥不要生气了,现在绿建专案在我们手上,土地也在动工,J先生等人怎样也奈何不了我们的,现在绿建专案主导权在你手上,但现在缺乏的就是未来的管理人员以及代言专案人选,不知道表哥有找到人选了没?」

何立委说:「目前还没有想到,你有想到谁适合人选吗?」何长空说:「管理人员目前还没有找到,但代言的话曾智希或许是个人选。」 张立东说:「曾智希,之前录综艺三国的时后我跟她还算不错,或许这件事情我可以帮忙。」何立委说:「人选有了,现在还需要有人帮忙炒作这个新闻,这样才万无一失。」

鸡排妹说:「菜尚桦不是个最适合人选吗?她不是有时后还会被催眠控制。」何立委说:「现在她跟易鼐恩在韩国,不在台湾。」
何立委说:「炒作新闻的人选我还会再想想的,你们就先去找曾智希商量看看吧!」大家都走出去后,从后门走出一个女人,何立委说:「你来了,刚刚都听到了吧!」那女人说:「我跟张立东之前都在录同一个节目,也看的岀他想讨好曾智希,只可惜阿!」

何立委说:「那你觉得这件事情会成功吗?」女人说;「无法确定,如果J先生等人没有插手这件事情的话,或许还有可能。」
何立委说:「无论如何想尽办法不能让J先生等人继续破坏我们计画了。」女人说:「明白了,我会见机行事想想办法的。」
说完后那女人就离开办公室,从后门离开了。

吉爸看完世足比赛后,还赢了不少钱所以特地来到台北找儿子,但大吉和J先生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理他这个老头,吉爸只好一个人去外面看一看。在中正纪念堂这边,吉爸说:「这就是中正纪念堂,来了台北好几次,这边都没有来过,好大阿!听说这里还有布袋戏展览,顺便来看看好了。」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让我过一下。」一个女人声音说话,吉爸回头看,是一个短髮女孩子,但看她的样子很喘,似乎在躲人。吉爸说:「你跟我来。」吉爸手一拉那女孩,往中正一听走进去里面。「人呢?怎幺没有看到。」张立东和鸡排妹后来追上,也都满头大汗的,鸡排妹说:「这曾智希看到我们就跑,我们有这幺可怕吗?」张立东说:「都是何长空,没事还带人来赌,难怪..」

鸡排妹不满说:「自从那个何长空来了之后,我们计画就不断失败,想想我们两个以前虽然失败,但也有成功得时后。」
张立东说:「没办法,谁叫对方是何立委的表弟。」鸡排妹说:「对了,ALBEE呢?没看到她人?」张立东说:「她在家里休养。」
鸡排妹也没有怀疑,于是继续追赶曾智希。

躲在一旁的Albee暗想:「还好之前那几个手下电话我有,只要说是何长空要他们赌人,他们就一定会去赌,张立东和鸡排妹这两人一定会怀疑是何长空派人去围堵曾智希的,这样就能稍微製造他们与何长空之间的矛盾,还好事前有先匿名传讯息给曾智希了,要她小心一点。」

在中正一听这边,吉爸带着曾智希躲进里面,张立东和鸡排妹目前还没有追来,吉爸说:「躲在这边暂时安全了,你没事吧!」
曾智希说:「这位老伯,真是感谢你。」吉爸说:「不过你怎幺会被这两个人追,那两个看起来好像要对你不利的样子。」

曾智希说:「我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曾智希,我之前和张立东都是录同一个综艺节目的,算是很熟,但后来听到他的种种作为以及和鸡排妹等人狼狈为奸,我就逐渐慢慢的远离了他,甚至连电话都换掉了,但没有想到这次他今天会和鸡排妹来找我,是想要我代言有关何立委拿到的绿建专案建筑案,还要请人炒新闻,他目前就想到要我帮忙代言,但我不肯,没想到另一人还派人赌我,我后来坐上计程车后,一路跑来这边的。」

吉爸说:「原来是这样,我叫吉爸,我的儿子现在跟着J先生旁边帮忙,但他们两个目前在忙于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有机会我会找他们讲这件事情。」曾智希开心说:「谢谢吉爸,还好有遇到你,不然怕被他们抓住不晓得该如何脱身。」吉爸起来后说:「他们应该离开了吧!」吉爸走出去外面后,确实没看到两人身影,曾智希才敢走出来。

走出来后曾智希说:「吉爸,真是谢谢你。」吉爸说:「哪里,这没有什幺,我要去逛一下这纪念堂,你要跟我去吗?」曾智希点点头,于是两人在这中正纪念堂走一走,顺便去看了里面的展览,两人也聊得很起劲,对彼此也有更深入的了解。逛了将近一个小时半左右,曾智希说:「走的脚都痠了,吉爸,不如我们去抓脚,我有认识一间专门按摩脚的,还不错。」吉爸说:「好,走吧!」两人接着坐上一台计程车去按摩店。

在两人离开后,一条女人身影走出来自言自语说:「按摩店,难到是那间。」接着那女人坐上车子后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按摩店。
大约过了半小时到了,下车后曾智希说:「吉爸,就是这一间,这间师傅很厉害很会抓脚喔!」吉爸说:「既然是你推荐,我就抓看看。」

两人走进去后,因为曾智希有预约,所以她和吉爸都到了包厢里面两名师傅出来开始抓脚。吉爸说:「好棒,脚感觉轻鬆多了。」
师傅说:「老伯,你很爱四处走喔!这双脚看起来还这幺有活力,不会像其他人叫。」吉爸说:「忍受痛习惯了,这个不算什幺。」
曾智希说:「吉爸,你好厉害喔!我抓没多久就会叫好痛了。」吉爸说:「你是女孩子,跟我这个老年人不一样。」
曾智希说:「可是吉爸在我眼中看起来比年轻人还要有活力的多,有些人还比不上你。」

吉爸笑笑着,抓着抓着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师傅说:「曾小姐,时间到了。」曾智希被抓到都睡着了,醒来后谢谢师傅,付完钱后準备离开了。「智希,你怎幺在这里。」曾智希转头一看,笑着说:「花花,你怎幺在这里?」花花说:「来这边抓脚的,别忘了这间还是我介绍你来的,不过你旁边这位是谁,不会是你爸爸或爷爷吧!」

吉爸说:「你好,我叫吉爸。」花花说:「你好,我叫做花花,是智希的朋友。」说完后她又跟曾智希说话,看得出来她不想跟吉爸说话。吉爸说:「智希,那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其他地方了。」曾智希说:「吉爸,抱歉,改天再补偿你。」吉爸说没关係接着就离开了。花花说:「智希,你跟吉爸怎幺认识的?」曾智希跟他说刚才的事情。

花花说:「智希,你太单纯了,哪有这幺巧他到中正纪念堂,你也跑到那里,难保他不是和张立东他们串通好的,只是要让你掉入陷阱。」曾智希说:「不会,吉爸是个好人,我相信他不会骗我的。」花花说:「好,我们不要在这事情上起争执,我们去其他地方走走。」

离开按摩店后两人来到了绿豆汤店喝绿豆汤,曾智希说:「花花,我先去接一下电话。」花花点点头,当曾智希离开后,花花下一秒也跟着打电话,只是不晓得打给谁。过了两分钟后曾智希回来,只看到两三个男子围绕着花花狰狞说:「长的不错,跟哥们去玩玩。」花花抵抗说:「你们不要过来,快点离开。」另一人说:「你跟我们走,我们自然就离开了。」

绿豆汤店这些人开始动手砸桌椅,花花看到曾智希说:「智希,你不要过来,这里很危险。」期中一个男人转头一看说;「这边还有一个,今晚可以两女通杀,而且都是模特儿,都带走。」曾智希吓到说:「你不要过来。」那男人说:「你看看你的同伴,已经放弃抵抗了。」曾智希看到花花,只看到她眼睛矇龙,然后就昏眩过去了。

「给我抓起来。」其中两个小弟要去抓曾智希,曾智希看到后急忙逃走,但不晓得该跑到哪边,张立东和鸡排妹忽然看到曾智希说:「智希,我们刚好有事情找你。」曾智希暗想:「完了,原来那些人是张立东派来的,我该怎幺办。对,找吉爸。」曾智希边逃跑边打电话詪吉爸,结果跑到死巷子。

鸡排妹说:「立东,那些人是谁,为什幺要追曾智希?」张立东说:「我也不知道。」跑到死巷子曾智希心想绝望了,其中一个男人说:「乖一点跟我们走吧!何立委还在等你。」张立东和鸡排妹互相一看暗想:「何立委什幺时候有这些手下了,都没看过。」
曾智希哭着往后退说:「拜託你们不要过来。」其中一个男人走过去抓住曾智希。

那男人说:「完成任务了,我们先把她带去立委那边。」另一个男人说:「可是你看她长的这幺细皮嫩肉,不如先玩玩。」
「这主意不错。」曾智希已经绝望了,在怎幺抵抗都没有用,当他们準备要把曾智希带上车时。「嗡!」一台机车突然冲过来,其中一个男人怒气说:「可恶,你是谁。」骑车人没有说话一手抓着曾智希离开了。

「可恶,给我追。」这些人开着车追赶那个骑车的人,在录上曾智希说:「谢谢你,你是…」「智希,是我。」曾智希说:「吉爸。」
在路上一台汽车追赶一台机车,吉爸说:「抓好了,抱紧。」曾智希点点头,双手抱着吉爸肚子整个身体贴了过去,骑去了现在人潮最多的淡水。

「可恶,怎幺都找不到人。」这些人都追到淡水老街,但怎样都没看到人。「好了,离开吧!」这时后一个女人带着一个黑色墨镜,那女人说:「刚刚那个骑车的应该是吉爸那个老头,没想到他居然有本事救走曾智希,是我大意了,先离开吧!」这些小弟听从那女人的话后离开了,张立东和鸡排妹躲在一旁才走出来,心里的疑问只有一个:「那女人是谁?」

吉爸带着曾智希来到了淡水老街附近的旅馆里面,吉爸说:「这边他们就暂时找不到,你也安全了。」曾智希哭着说:「吉爸,还好有你,不然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说着说着趴在吉爸身体里哭,吉爸说:「没事了。」曾智希说:「谢谢你。」说完后曾智希亲了吉爸的脸颊,吉爸说:「智希,可不可以亲吻我这边。」吉爸手指着嘴巴,曾智希脸红着燃后在亲了一次。

亲了之后吉爸用力抱着曾智希,手也往她屁股那边摸,曾智希羞涩的说:「吉….吉爸,你要做什幺?」吉爸说:「你明白的。」
接着脱下曾智希衣服后,两人在床上滚床激吻着,两人衣服也都脱到都看的到重要部位了,吉爸说:「你趴下来。」
曾智希点点头,趴下去后,吉爸开始舔起小穴,手指插着屁眼,让曾智希淫叫了。

「嗯哼…….嗯哼…….欧欧欧……吉爸舌头舔的好热,小穴好温暖阿…….欧欧……手指往屁眼里面插,速度刚刚好,屁眼被搞的好爽阿…..小穴被舔的好舒服,好爽阿……棒死了……喔喔喔喔…..小穴都是吉爸的口水…..嗯哼嗯哼…….棒死了…..这样舔人家好难耐阿…嗯哼…..欧欧欧.」

吉爸说:「叫的很不错,那接下来会稍微刺激一点了。」吉爸拿出电动棒后,插进去小穴里面,曾智希屁眼同时被另一跟电动棒插进去,双穴同时都被电动棒插入转震动,旋转后吉爸低下头说:「智希,维持好这个趴的姿势,我要舔你奶头了。」手抓着曾智希奶头开始舔了,曾智希只能趴着不能动弹,声音也越叫越蕩了。

「喔喔喔喔…….好爽,奶头被舔的好爽阿……棒死了…….欧欧欧欧……..奶头好爽,被舔的好棒阿…..人家还想要吉爸舔我……呜阿阿….小穴和屁眼同时都被电动棒搞着,小穴好爽阿……棒死了…..好棒好爽阿……震动的好深入…….喔喔喔喔…..棒死了,吉爸….嗯哼…好爽阿…..棒死了…..欧欧欧」

「这个电动棒强度调的好强,好激烈在小穴跟屁眼旋转着…….喔喔喔喔…….欧欧欧……..棒死了,但人家想要吉爸的肉棒…..嗯哼….阿阿阿….好舒服,你舔我奶头好舒服…….喔喔喔喔……..棒死了…..这样趴着好难为情……喔喔喔…..爽死我了…..但人家想要更爽….喔喔喔喔」

吉爸说:「智希,一下子就爽了,那等等会更爽。」曾智希说;「吉爸,人家要你的肉棒,插进人家小穴。」吉爸说:「还早的很。」
曾智希说:「但人家很想要。」吉爸说:「可是现在还不是时机,那幺渴望我的肉棒。」曾智希点点头,但吉爸还没有想要插她,两人进去浴室里面后,吉爸说:「我来帮你洗小穴。」曾智希害羞点点头,于是吉爸挤了沫浴乳在手指头上,然后插进去小穴里面边抽插。

「喔喔喔…..吉爸手指又来了,小穴又开始被手指搞爽了…….好棒好爽阿……阿阿阿…….欧欧欧欧……沫浴乳都在小穴里面,小穴好爽阿….棒死了…..在给我更多抽插…..手指搞的人家好爽阿…..棒死了…..嗯哼…..棒死了…..棒死了……阿阿阿…..给人家更多….好爽阿…棒死了….喔喔喔」

曾智希双脚站不稳被吉爸用手指不断进出小穴,接着吉爸用莲蓬头将她身体轻洗后,患曾智希帮她洗身体,曾智希说;「这边肉棒我帮你洗。」吉爸说:「洗乾净一点等等才会插的爽。」曾智希用手洗着肉棒边手淫着,吉爸暗想:「不行,这样握肉棒变的好硬。」吉爸说:「可以沖水了。」曾智希用莲蓬头将沖身体和肉棒那。

吉爸说:「你表现很好,先在这里给你奖励。」曾智希说:「在这里插吗?」吉爸说:「当然。」接着吉爸把曾智希往后面,曾智希手被吉爸拉着,肉棒插进去里面,开始「啪啪」用力抽插,让曾智希在浴室里面呻吟着。

「阿阿阿阿……进来了,吉爸的粗肉棒进来了…….欧欧欧…….小穴好爽,被吉爸的粗肉棒干的好爽阿……棒死了……好棒好爽阿…..干的好用力阿….吉爸,在干智希用力一点……人家想要你用力干人家小穴…….喔喔喔喔……欧欧欧……好爽好棒阿……阿阿阿….好激烈,好用力阿…..喔喔喔」

两人从浴室里面干道走到外面床上继续干着,曾智希跨坐在吉爸肉棒上面,吉爸肉棒持续动着,曾智希那表情看起来又一副蕩漾,吉爸也兴奋起来。吉爸说:「智希,这样看着你表情好淫蕩,好下流阿!」曾智希说;「那你喜欢下流的我吗?」吉爸点点头。
曾智希说:「智希好开心,我会让你看到更多下流又下贱的我。」接着曾智希就自己动着小穴,加上大腿跟着动,淫叫中还带有喘息声,更加迷人。

「ㄜ阿……吉爸肉棒好大好粗阿…..棒死了,继续干我,把智希干的爽一点……喔喔喔喔…….好棒阿…..棒死了,吉爸的肉棒在我小穴里面……阿阿阿阿…….好爽阿…….好棒好爽阿……把小穴干的好爽…..阿阿阿阿……棒死了……喔喔喔…..嗯哼….干的好爽阿….在用力干我…..我要更用力阿….喔喔喔」

曾智希淫叫让吉爸兴奋起来,接着吉爸抱起曾智希往后面一甩,然后在压在她身体上肉棒在猛力干着她,曾智希说;「吉爸好猛阿!」吉爸说:「因为想看更多更下流的你,所以要猛一点干你这个小贱货阿!」曾智希说:「那就多干一点我这个小骚货。」吉爸开始「啪啪」猛干起来。

「欧欧欧欧…….比刚才更猛了,好爽阿……吉爸肉棒比刚才更粗了,好爽阿…..在用力干我,用你的肉棒更加用力干着智希…..ㄜ阿ㄜ阿……喔喔喔喔……欧欧欧欧……棒死了……好粗好大,把智希干到爽死了……呜喔喔…….喝喝阿…….比刚才更加用力了…..太爽了…..棒死了阿…..阿阿阿」

「吉爸,好猛阿……你的肉棒好猛阿……..智希被干的好爽……好棒阿…….喔喔喔喔……好爽好棒阿……欧欧欧……继续干我,用力的干我……我要吉爸更用力的干我小穴…….阿阿阿…….喔喔喔喔喔……..人家爽死了阿……好棒阿…….胸部也被压的好爽……阿喝….阿喝……欧欧欧欧」

吉爸说:「干的很爽吧!待会高潮就会让你更爽了。」曾智希一脸看着吉爸说:「吉爸,亲我。」吉爸淫笑着,边插着她得小穴边激吻着,肉棒从来没有停止过,不断的前后抽动让曾志希淫叫声更爽。

「阿阿阿阿…….喔喔喔…….好大好粗,比刚才更爽了…….再给我更多,吉爸……欧欧欧…….棒死了,吉爸的肉棒把智希干到爽死了….好棒阿…..阿阿阿…..好爽棒死了……智希小穴里面都是吉爸粗粗的肉棒……给我更多…..用力干我……好棒阿…….吉爸,我要高潮了….阿阿阿…..去了…..去了」

约一个小时后终于高潮了,高潮后吉爸将精液都射在屁股上,吉爸说:「好久没有这样子干女人了,智希你让我好爽。」
曾智希说:「吉爸,我也一样好满足。」两人躺了一晚后,隔天早上穿上衣服走出去旅馆,曾智希自己回到家中后,因为还要录影,所以回家换件衣服后就出门了。

走出门没多久张立东又出现了,曾智希说:「张立东,你到底要做什幺?」张立东说:「就只是想请你代言绿建专案而已,看在我们这幺多年交情上,不要拒绝我吗!」曾智希说:「我说过了,这种建筑专案我不想要代言,请你另外找人吧!」曾智希转头就走了。另一方面吉爸也骑着车来到公园走一走,吉爸自言自语说:「来这边吸收一点空气也不错。」

「确实没错,但没有你的空气我觉得会更好。」说完何立委和一名娇豔女子都走过来,旁边还有三个小弟,每一个看起来都很壮大,吉爸说:「何立委,你有何贵事?」娇豔女子说:「你坏了我的计画,现在该是你付出代价得时候了。」吉爸愣了愣问说:「我坏了你的计画,我跟你认识吗!」只见娇豔女子拿下那个蝴蝶面具,吉爸惊讶说:「居然是你。」

何立委说:「既然你看到了,那也不用活了,给我把他打成重伤。」三个小弟走过来围绕着吉爸,对付一个人还可以,但三个人每个人手上都还有拿瑞士刀,吉爸性命堪忧。何立委说:「现在交给你了。」娇豔女子说:「我知道该怎幺做。」吉爸被打成重伤,然后三个小弟奉娇豔女人命令把吉爸带走。

在电视台这边,曾智希录完影后看着手机自言自语说:「奇怪,吉爸怎幺还没打给我,他说今天要和我去西门町的。」
「智希。」曾智希回头一看,原来是花花,曾智希说:「花花,昨晚那些小弟没对你怎幺样吧!你叫我自己先离开。」
花花说:「没事,后来我有看到警察,叫住警察,他们看到警察吓到就把我放了,你呢?看起来也没事。」
曾智希说:「是吉爸昨天救了我。」曾智希讲了一遍,当然除了上床没有讲以外。

花花说:「有这幺巧,吉爸救你后那些人就没跟来了,我觉得他很可疑。」曾智希说:「花花,不要怀疑吉爸,他是个好人。」
花花说:「好好,吉爸是好人。」曾智希说:「对了,你刚刚去哪里,好像都没看到你出现,到刚才录完才出现。」花花说:「去处理一些事情。」曾智希也不问下去,两人走着走着到了电视台外面,一台车子横挡在眼前,走出三个壮汉,花花问说:「你们要做什幺?」其中一个说:「废话少说,快给我上车。」

不等两人回话,曾智希和花花就被押上车,曾智希想趁机打电话给吉爸,曾智希着急着:「快接电话,吉爸。」
花花说:「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另一人说:「等到了你们就会知道,还给我打电话。」那人看到曾智希打电话,马上把电话抢过来,花花说:「智希,我们要冷静一点,必须找到方法逃出去。」曾智希点点头。

开了两个小时左右,从窗户看几乎都是树木,看样子是山区,到了后两人被押下车。带头说:「你把这女的带到另一边,至于曾智希就带进去前面那间破屋。」带头的跟另一小弟押着曾智希来到前方一间破旧草屋,进入稻草屋里面后,带头的小弟转动机观,桌子底下还有通道,带着曾智希前往通道那。

「呼!呼!」到了通道后,带头的打开一处铁门,带着曾智希走进去,曾智希说:「你们把我带到这边要做什幺?」「智….智希。」
微弱的呼唤声让曾智希回头,结果看到吉爸双手被绑起来,身体都受了不少伤,曾智希说:「你们对他做了什幺?」
「没什幺,付出一点代价罢了。」这时后娇豔女子走出来,曾智希说:「你…你是谁?为什幺我感觉你很眼熟?」

吉爸微弱说:「智希,她是花花,是何立委那边的人。」曾智希转头一看,不可置信看着演前娇豔女人,娇豔女人说:「死老头,死到临头还要拆我台。」娇豔女子拿下面具后,竟然是花花,曾智希的朋友,让曾智希不可相信问说:「花花,为什幺会是你?」
花花冷艳说:「这与你无关,当初如果好好代言绿建专案就没事了,搞不好我还躲在幕后。」

曾智希不敢相信花花会说出这种话来,花花说:「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所以就算你们两个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的。更何况那老头我已经让他服用极乐春药,待会他身体就会慾火喷张,如果不能在时间内解除药效的话,他就会因此慾火而死,你们有时间可以好好选择。」说完花花就走了,还把门关起来锁上。

「我的身体,好热阿!」吉爸身体逐渐慾火上身,身体有如焚烧之苦,曾智希哭着说:「吉爸,我可以帮你做什幺?」
吉爸有气无力说:「智希,你快离开,不然我怕我等一下会慾火发狂,对你乱来。」曾智希哭着说:「不要,要出去就一起出去。」
吉爸说:「但我现在受到这极乐春药之火,除非解除药性,否则根本难以出去。」曾智希说:「好,我来帮你解除慾火。」

说完后曾智希先帮吉爸解开绳子,吉爸看到曾智希后马上扑上去,肉棒直接插了进去,抱起曾智希,两人在地上接吻着。
由于受到极乐春药效果,吉爸肉棒稍微长了三公分,直接插到小穴深处了,吉爸说:「智希的小穴真棒,真好干。」
曾智希说:「那就干吧!吉爸用力干我的小穴。」

「喔喔喔喔…….阿阿阿阿…….肉棒长了三公分,吉爸技术好猛阿,好棒阿…….嗯哼嗯哼…….干的好爽好棒阿…….你把人家小穴干的好爽,一下子到顶了…..喔喔喔喔……呜一一喔……用力干我,….我要你更加用力干我…..人家好爽,智希的小穴被干的好爽….棒死了….阿阿阿阿……在更用力阿….欧欧」

「阿喝阿喝.,…….好用力,比刚才还要用力阿……小穴好爽,被吉爸的鸡巴干的好爽阿……棒死了…….欧欧欧…….小穴被干的好用力阿……我还想要阿…..吉爸,再给我更多你的肉棒……阿阿阿……..我还想要更多你的肉棒干我小穴…..粗暴一点…..在对我更加粗暴一点……喔喔喔….欧欧欧欧」

吉爸有如发情的猛兽一样干着眼前女人,吉爸说:「跟我来。」待着曾智希来到铁门前,手握铁杆,左脚踩着旁边大石头,吉爸说:「这屁股很俏阿!看起来应该会很好生,在继续干你这幺下流的女人。」推起曾智希屁股,肉棒用力插下去后,「啪啪!」更加用力的干着小穴。

「呜阿阿…….喔喔喔喔…….好大根,但这样好奇怪阿……身体都被吉爸压住了,无法动弹阿……一欧一欧…….好棒,好爽阿…..粗粗肉棒往我里面干着……比刚才更爽了…….喝阿阿阿……喔喔喔喔……好暴力……吉爸的肉棒好粗暴阿……但我好爽阿…….阿阿阿……在更加用力干我…..喔喔喔喔」

「一欧一欧………阿阿阿阿……好爽,爽死了…….棒死了…….再给我更多肉棒,不要停下来……..吉爸,不要停下来……人家要更多你的肉棒在我里面……喔喔喔…….欧欧欧……..好爽阿……棒死了…….胸部都被铁门压着…..好难受阿…….欧欧欧……爽死了,吉爸肉棒把智希干的好爽阿……棒死了……用力干我…..在更加用力干我……喔喔喔…….爽死智希了…….喔喔喔…….让我更爽…吉爸,我还要更爽阿….欧欧欧」

接着吉爸把肉棒抽出来后,曾智希的小穴流出满满的精液出来,曾智希胀红着脸看着吉爸说:「吉爸,有好一点了吗?」
吉爸说:「好多了,但我肉棒还是没有缩下去的意思。」曾智希说:「那幺就干的大力一点。」吉爸说:「好。」吉爸把肉棒记续插进去曾智希小穴里面,用力干着。

「好…..好满,吉爸的肉棒把人家的骚穴干的好舒服,干的比刚才更用力了……..欧欧欧…….好棒阿…….好爽好棒,小穴在里面好粗暴….智希好喜欢这种粗暴…..阿阿阿阿……好棒阿……我好喜欢阿…..这是我的吉爸得肉棒……欧欧欧欧……干的好用力阿….棒死了…好爽阿……爽死我了阿」

「在更加用力干我……插的满满的肉棒,用力干着我的小穴…….欧欧欧欧…….人家的骚穴被干的好爽阿……棒死了…..棒死了….好用力阿….继续用力干着我的小穴……智希好爽……好棒阿……吉爸把人家干的好舒服…….喔喔喔喔…….欧…爽死了……阿阿阿阿…..不行,要去了…..我要去了」

曾智希高潮后小穴反而夹得更紧,似乎不想让肉棒出来样子,吉爸说;「智希,高潮了喔!让我肉棒出来吧!」「恩!」曾智希点点头,抽出来后,吉爸软趴趴躺在地上,曾智希则是趴在吉爸身体上舔着他的身体,然后主动的跨坐肉棒上面,动起屁股,让肉棒抽插,后来又高潮了两次后曾智希才休息。

过了四个小时左右,花花暗想:「现在那个老头应该慾火喷张而死了吧!除非他跟曾智希做爱,但曾智希有可能吗?」
旁边小弟说:「花姐,要放火了吗?」「放吧!」花花没有犹豫,叫小弟放火烧那间破屋,然后就开车走人了。火势逐渐变大,只见火海人影,吉爸背着曾智希狼狈逃出来。

吉爸自言自语说:「还好我还保留一点体力,我根智希都没吸进太多浓烟,才有办法逃出来,但我的伤太重了,根本跑不了多远。」
吉爸背着曾智希一路走,山里面的手机根本没讯号,也无法打电话,好不容易走到了出口,但吉爸伤势过重,体力耗支最后终于还是昏倒了。

「吉爸,吉爸,你醒了没?」吉爸听到有人呼喊,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曾智希坐在他旁边,吉爸说:「这里是哪里?」
曾智希说:「这里是医院,因为你伤势太重,又背着我一直离开山里,在出口前昏倒,还好有当地游客看到我们昏倒,所以叫救护车,我们才被送来这边,只是手机因此而坏掉了。」吉爸说:「原来是这样。」

曾智希说:「花花居然是何立委的人,我居然不知道,难怪她一直在说你坏话。」吉爸说:「连我都不知道何立委还有这张牌。」
曾智希说:「还好我们两个都平安无事,不然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吉爸说:「好了,不要哭了,我们现在都平安无事。」

曾智希点点头,吉爸的伤势医生也检查过了,几乎都是皮肉伤,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曾智希这段时间只要有空都会来照顾吉爸。今天曾智希跑完通告后来医院,来到了病房后,却没有看到吉爸,曾智希问巡房的护士说:「请问你有看到这床的病人吗?」护士说:「刚才另一个护士小姐带他去擦药了。」曾智希才知道,过没多久另一个护士小姐带着吉爸回来。

吉爸说:「智希,通告跑完了喔!」曾智希说:「对阿!一来就看到你跟护士有说有笑的,看样子不需要我照顾了阿!」
吉爸一手抱住曾智希说:「吃醋了,别这样,这段时间都是她在帮我擦药,我总不可能都不跟她说话。」曾智希没好气摇摇头,吉爸起来将她压在床上说:「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亲一下。」曾智希脸红说:「讨…讨厌啦!」

羞红着脸,但曾智希还是让吉爸亲了下去,脱下衣服后,舔起奶头,曾智希逐渐发出呻吟声,接着吉爸手指往小穴里面抽插。

「嗯哼……嗯哼……这样好养,养死了阿…….嗯哼欧欧…….好久没做了,人家好寂寞阿…….嗯哼……欧欧欧……奶头被舔得好养,受不了阿…..喔喔喔……手指抽插小穴让人家小穴好爽阿……喔喔喔…..嗯哼……棒死了…..你的手指让人家好爽好棒阿…..阿阿阿…好棒……好养阿」

吉爸说:「我也好多天没有做了,肉棒快荒废了,帮我含一下。」曾智希起床后帮吉爸含着肉棒,那个嘴巴含着肉棒表情看起来真淫蕩,她说:「吉爸,这样可以吗?」吉爸说:「好爽,可以,你的嘴巴太棒了。」曾智希主动趴下来,吉爸将肉棒插进去,「喀擦!」进去小穴里面开始抽插着。

「喔喔喔喔……吉爸的肉棒插进来了,小穴又开始可以爽了…….喔喔喔喔……嗯哼…….好粗好大阿….欧欧欧……好爽,爽死智希了….在给人家更多…..继续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阿阿阿…..好爽阿…..棒死了…..肉棒好粗好大阿……欧齁…..用力干我…更用力干我…..喔喔喔喔」

「棒死了,智希跟母狗一样被干着…….好爽阿……棒死了,小穴都插得好满阿……棒死了……喔喔喔喔……好爽好棒…..棒死了….在更用力干我….阿阿阿……用你的肉棒继续操我……爽死我了…..欧喝欧喝……阿阿阿…..我的小穴被吉爸干的好爽…..嗯哼….棒死了…欧欧欧」

吉爸说:「智希的表情越来淫蕩了,看来我的肉棒让你更爽了喔!」曾智希说:「吉爸的肉棒把人家干的好爽的。」
吉爸说:「这里是单人病房,不用担心会有人跑进来,可以好好淫叫。」「讨厌啦!」曾智希害羞说着。接着曾智希主动趴在吉爸身体上,边激吻着边被肉棒插,她还舔起吉爸的胸膛。

「欧喝欧喝……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好爽阿……棒死了……吉爸的肉棒把人家干的好爽……好棒阿……智希的小穴被干的好爽….淫蕩的智希被吉爸干的好爽……喔喔喔喔……好爽阿……棒死了…..ㄘㄘ阿……欧欧欧欧…..好用力,肉棒都插暴我的小穴了….喔喔喔喔…..爽死我了阿」

吉爸说:「智希,你太棒了,太美了,所以我肉棒好用力的干你干的好爽阿!」曾智希说:「吉爸的肉棒也让我沈沦。」
吉爸说:「那我现在要更用力插你了喔!要有準备。」曾智希点点头,曾智希躺在病床上后,吉爸开始更用力的干着她得淫蕩又湿掉的的小穴。

「呼呼阿……好爽,我的吉爸更加用力干我了…….智希好开心,好棒阿…….喔喔喔喔…….ㄜ阿…..用力干我,人家要你更用力干我….棒死了….好爽阿…..阿阿阿阿…..喔喔喔….人家真是淫蕩阿….吉爸把人家干的真爽….欧欧欧…..好棒阿…..用力干我….用你的肉棒在更用力干我阿…欧欧欧」

「好棒好爽阿……更用力干我了……喔喔喔……棒死了,吉爸的肉棒把人家淫穴干的爽暴了……淫水流出好多….欧欧欧….棒死了,在给人家更多…..欧欧欧…..智希还想要被你干…..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唉阿阿…..喔喔阿阿…..爽死我了阿….吉爸,智希好爽…喔喔喔…..棒死了阿…欧欧欧….去了….去了」

「啪!」肉棒抽出来后精液都射在她的脸上,两人都躺在床上睡觉。在何立委办公是这边,何立委说:「吉爸和曾智希没死,你知道吗?」花花说:「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疏忽,我太小看那老头了。」何立委说:「算了,不能全怪你,现在必须找寻可以帮忙代言这专案的人,还要找一个可以负责管理这专案的负责人,要找一个可以信任的人真是太难了。」

花花说:「我明白,这件事情我会注意的。」何立委也没说什幺,花花就先离开了,一旁外面的张立东和鸡排妹也都暗想:「花花是什幺时候跟何立委搭上线,居然都没人知道,反倒是今天他们感觉都没什幺存在感。」

过几天后吉爸出院了,但现在大吉没时间顾他,曾智希乾脆把他先带回家理照顾。而在今天,「吉爸,真的要这样吗?」
吉爸说:「放心吧!等等我会帮忙清理的。」只看到曾智希的手被绑着,脚不停颤抖,桌上还有一瓶利尿剂,曾智希说:「吉爸,想看我尿尿也不能这样,服用利尿剂把人家手绑起来,很害羞的。」吉爸说:「这间就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曾智希没有说话,没多久尿液就从内裤理面尿了出来,尿完后才把她放下来后干了一整晚,高潮了五次才结束,这段时间吉爸和曾智希两人都在家理玩这种害羞的情趣生活,吉爸就算伤好,也必须赖在这边搞着曾智希,而曾智希似乎喜欢上被吉爸玩弄的感觉了。

  • 1
  •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联盟: